首页 > 新闻 > 国内
“在线教育”成躲不开的话题!这些事儿你需要知道
来源:青报网
时间:2021-02-08 09:44:55 | 编辑:孙启孟 青报网

“你家孩子报了哪些线上班,效果怎么样?”进入寒假,“在线教育”成为家长和孩子们躲不开的话题。而面对网上铺天盖地的各类广告,多数家长眼花缭乱,反复甄别、咨询,才敢报名。“原本不想给孩子报名,看到身边很多家长都在报,最终也没忍住”“看广告价格不贵,19元就有好几节试听课,所以报名试试看”“广告里说都是清华、北大毕业的名师,想让孩子体验下”……连日来,记者采访多名给孩子报名在线教育的家长,虽然大家也都担心孩子假期负担太重以及视力问题,但在身边人的影响和广告的刺激下,不少人还是怀着矛盾的心理给孩子报名上网课。

一名小学三年级学生寒假在线教育课程安排。

调查

假期给孩子一口气报5门课程

“上午8点半英语课,下午两点半数学课,晚上6点大语文课。”本市一所小学三年级的孩子媛媛说,她从放假以后就转为在线上课,妈妈第一批给她报了不同网络教育机构的语文、数学和英语的寒假班,每门课程10天时间,每天除了在线上课,还有一些作业要完成。放假以来,她每天多数都是在学习桌前度过的,上完一门课赶紧写巩固作业,然后准备下一门课程的预习,有几天甚至到晚上11点多才完成当天的各种作业。

“还没放假,手机软件里就蹦出各种寒假线上课程的广告。”媛媛的妈妈石女士说,这些广告的宣传语都很了解家长的心理,暗示家长不要错过寒假“弯道超车”的机会,而且价格都不高,让人很容易产生“试试看”的想法。

石女士和孩子班里10多名同学的家长交流后,发现孩子们目前的状态都差不多,寒假期间都安排了各种在线教育课程,相比之下媛媛的课程还算少的,有几名同学课程安排得更多,其中一名“学霸”级同学浩宇每天要上5个不同课程的在线辅导班。

“我们选的的确多了一点,主要是希望春节前多学一些,春节后看情况适当放松一下。”浩宇的妈妈李女士表示,“孩子每天晚上都得11点以后才能睡觉。”李女士说,虽然觉得孩子的课程负担较重,但她没有过多要求孩子的学习质量,特别是对9.9元购买的编程课,希望孩子略有了解即可。

“经过我们初步了解,八成以上的孩子这个假期都被家长报了两门课程以上的学习班。”崂山区一所小学二年级的班主任韩晓说,学校其实并不鼓励家长多报班,因为有些孩子提前学习了下学期课程,在下学期的课堂上可能就不会认真听讲了。

反应

家长感叹在线教育服务“周到”

给孩子选择在线教育,很多家长的经历大同小异:几年前偶尔尝试,去年疫情后“加速”,现在基本接受在线教育模式。记者采访多名学生家长,梳理在线教育走入学生们学习生活的过程,发现多数是从几年前开始流行的“一对一”外教课起步,发展到后来的各科均有在线教育大课。“最开始,除了线上的英语外教课程相对线下能有较大优惠,显得性价比高一些外,其他科目课程多数还是选择线下的课程,因为总感觉还是面对面教育的方式效果会更好。”石女士说,但后来随着各类广告赠送的线上体验课以及相对较低的学费,开始逐渐尝试,发现这些在线课程的服务以及授课的内容也不错,就慢慢接受了。

“特别是在线辅导机构的服务方面,真让家长们感觉‘殷勤周到’,让人有试一下的冲动。”石女士说,她在2019年给孩子报了某机构的“大语文”课程,一直延续到现在,两年多来各类假期班、提高班已经报过七八次了。

石女士列举了体验在线教育的过程:课前一周,满满的一大盒子资料准时寄到,有教材、笔、本,还有小玩具;课前3天,班主任拉你进群,通知课程安排,再一对一与家长电话确认,了解孩子情况;课前两天,发来水平测试题,孩子做完后班主任一对一视频讲题,温柔耐心,讲到会为止;上课当天,任课教师深入浅出,可甜可咸,魔术、段子信手拈来;课后第一时间家长会收到孩子的课堂报告,告知答题情况、正确率。

“整个体验过程非常舒心,用孩子的话来说,这些老师风趣幽默,挺喜欢听他们讲课的。”石女士告诉记者,她不忙的时候也会坐在孩子旁边一起听课,发现就算是小学三年级的课程,网络辅导老师也会穿插普及各类知识、延伸内容,有不少知识点对家长来说也挺有收获。

对比

线上线下教育各有优势缺憾

线下和线上教育比较起来,各有优势也各有缺憾。记者采访多名家长了解到,在线教育的优势体现在价格和管理成本上,线上课的价格多数是线下的一半甚至更低,并且还有一些录播课,可以随时反复回看;学生省去了四处“赶场”的烦恼,家长也更是省去了接送孩子的奔波劳顿和时间管理成本。

但在线教育也有明显缺憾,成百上千人同时在线听课,学生的上课状态老师无法全面掌握,无法准确了解每名学生对所讲内容的理解和掌握程度。自觉性较强的学生,在课堂上积极主动,线上教育是不错的选择,但如果注意力容易分散或者基础稍差的学生,选择线上教育恐怕会事倍功半。

“通过比较,我发现在线教育对我们家孩子的效果不如线下。”家长李女士说,她专门给孩子报过英语的“一对一”线上课和线下的10人班课程,学习一段时间后她发现,在线上课堂孩子和老师的互动性略差一些,有时孩子会走神,不像线下课程注意力那么集中。

对于在线教育的缺憾,多数家长也有着比较理智的态度。“给孩子选择在线教育,心要放宽一些,我们报的是语文和英语两门课程,我对孩子上课的要求并不高,能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就行了。”本市一所学校四年级孩子糖糖的家长梁女士说,比如英语的在线外教课程,就是想让孩子有个和外国人交流的机会。

声音

适合自己孩子才是最好的

“网络教育是现如今科技飞速发展的产物,它的优势在于不受空间限制,可以让孩子足不出户接触到各种优质教育资源;种类多样、内容丰富,可以极大拓展孩子视野;内容配有丰富、有趣的动画,可极大调动孩子学习积极性。不过,它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李沧区书院路小学五年级班主任王珵珵告诉记者,网课有利有弊,适合自己孩子的才是最好的。

王珵珵说,学生学习是一个交往互动的过程,学生不仅仅是学习知识,更重要的是在学习过程中培养各方面的能力,线上学习互动形式有限,学生用语言表达自己想法的机会较少;针对性不强,无法适应孩子的个体差异,对孩子学习时的情况不能进行及时的调整与反馈;培训内容以应试为导向,超标超前,不符合教育规律;学科类培训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有的缺乏基本教育教学能力;长时间的网络学习对于孩子的视力也会造成影响。因为在线教育种类繁多,家长在为学生选择网课时也要理智消费,分析好孩子自身的情况,是需要课后巩固还是需要拓展知识面,孩子在接受网络学习时的专注力如何,孩子个体是存在差异性的,自己的孩子是否真的适合网络学习的环境,家长要做好全面的评估,切记不能因寻求心里安慰而盲目跟风,为孩子报一些并不适合他们的网课。(观海新闻/青岛早报首席记者 孙启孟 记者 钟尚蕾 实习生 贾晓妮)

相关新闻

乱象丛生“名师撞脸”

一些在线教育平台找演员扮专家老师做虚假广告 网上贩卖焦虑引家长“入圈”

前几年,保健品虚假宣传乱象备受诟病,随着相关部门的整治,这些问题已经少见。而近两年,似乎此类问题转到了网络教育行业,各类在线教育平台的宣传口号、画面让人感觉似曾相识,各种“教育专家”现身说教,很多“学生及家长”大夸效果神奇,引起了家长的焦虑。近两年来,在线教育“井喷式”发展,但同时诸多问题也暴露出来。今年1月份,中消协发布的“2020年十大消费维权舆情热点”中,点名了“在线教育服务乱象频现”的话题,其中就存在辅导老师资历造假、夸大效果、超期缴费、卷钱跑路等行业乱象。

多个在线教育平台上的视频显示,一名女士有多种身份。

乱象1

“知名老师”其实是个演员

今年1月份,同一名“老师”在四家不同在线教育机构“说教”的视频被网友给“抓了现行”,一张拼起来的四联图以及相关视频迅速刷爆朋友圈。视频及图上的内容里,主角均是一名看起来貌似退休教师的女士,但就是这名女士,在猿辅导里是教了一辈子数学的小学数学老师;在作业帮里,她是声称“毁掉孩子的可能就是家长自己”的作业帮直播课宣讲人;在高途课堂里,她又变成了教了40年英语的英语老师;而在清北网校里,她则是一位谈吐优雅的资深教育专家......除此之外,经过网友们不断翻屏爆料,这名“老师”还在抖音持续更新着“灭绝妈妈”的系列视频。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的“老师”其实是一个广告演员。

四段“撞脸”的广告,引起了家长们的热烈讨论,今年1月19日,四段广告分别被相关教育机构下架。有媒体报道称,广告中的“老师”就是广告供应商找的演员。而早报记者发现,这已不是在线教育机构在营销方式上引起的第一次争议。此前一家教育机构中,一名中年男子声称是这家机构的专业教师,而在另一家机构中,他又是一个焦虑的家长。

记者调查发现,去年8月,中消协就发布文章《这些“消费坑”,你避开了吗?》,其中对在线教育培训行业消费者投诉的主要问题进行了统计,主要有以下三大类问题:一是部分培训机构存在售前虚假宣传、虚假承诺现象;二是在培训协议中排除消费者权利、加重消费者责任或者免除自身责任;三是一些培训机构诱导消费者办理贷款支付培训费用,消费者因培训质量问题要求退款时,以各种理由拖延、拒绝。

乱象2

对教师履历进行美化造假

记者了解到,多数正规在线教育机构的教师身份主要分为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按照正常的情况,主讲老师既依靠外聘,也有自主培养,大多具有专业背景,辅导老师则以大学毕业生为主,负责督促学生上课、跟踪上课效果以及辅导课后作业等。但为了吸引用户,一些在线教育机构却进行教师履历“包装”、美化,甚至造假,就如上面“撞脸”广告。

早在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印发《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明确规定所有教师需持教师资格证上岗,并且要在培训平台和课程界面的显著位置公示培训人员姓名、照片和教师资格证等信息。但早报记者调查了解到,除了少量正规在线教育机构在网站上全部公示教师的资格证明外,多数机构只有宣传却没有公示证明。

突出优点、隐藏缺点,是这些机构美化教师的主要方式。“比如,毕业的学校不知名就突出自己有经验,曾带过多少学生,课时数达到多少。经验不足就说自己在学校时成绩很好,再报出一个较高的高考分数。”曾在家教辅导平台做过专职教师的张先生告诉记者,机构网站一般不会同步上传毕业证、教师资格证、荣誉证书等真实信息,家长很难辨别真伪。

乱象3

通过夸大渲染“贩卖焦虑”

“你不来补课,我们就培养你孩子的竞争者!”“今天补习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90%的家长都会犯的错!学习方法是拉开成绩的关键!”“你不注重孩子XX能力的培养,孩子将来就落后同学一大圈!”“你的孩子已经落后在起跑线上了,不懂来问我!”“成绩忽高忽低,孩子急做家长的更急!”……不少在线教育广告背后带有很强的营销目的,用贩卖焦虑的方式来引起家长们注意。

在很多的体验课、教育广告中,一些所谓的教育“专家”们,也在说教中侧面鼓吹着一些让家长们很焦虑的言论,把部分孩子的普遍正常行为给夸大渲染,说成一些不得不解决的问题,加重家长的焦虑。甚至,在猿辅导的某个视频广告中,还出现因为家长不给孩子报辅导课,学生和家长反目成仇,最后家长不得不以给孩子报名来缓解家庭矛盾的内容。

“我在家长会上就提醒家长们,千万别看这些在线教育的宣传广告,看完后你可能会觉得自己的孩子正处在水深火热中,一定会想赶紧给孩子报各种班。”青岛太平路小学的班主任刘老师说,通过平日的家访和交流,他能深切感受到学生家长们在孩子教育上的焦虑感,其中很多是受校外辅导班宣传的影响,有很多的焦虑是完全没有意义的,但家长们却一时想不明白。所以,他只能在家长会上作这样的提醒,孩子在成长阶段,确实会有各种问题,但多数没有那么严重。

手段

骚扰推销:比你更“熟悉”你的孩子

以电话推销为主的营销手段让家长不胜其烦。多名受访家长表示,有时甚至一个月能接到近百个在线教育机构的电话轰炸。很多机构打来的营销电话中,能准确说出你孩子的姓名、年龄、年级等。

“我曾接受过VIPKID在线教育机构的给孩子赠送的一节体验课,体验后觉得不合适孩子,就明确说了不报名,结果对方就隔三差五打电话、发短信问报不报课或赠送体验课,拉黑一个电话还有无数个电话打过来。”学生家长王女士说,这种电话持续了大约半年多的时间里,到现在还偶尔会有这家机构的电话打来。“广告吹得天花乱坠,但实际体验很差。”李沧区一名小学生家长邹先生曾通过电话营销,给孩子报过英语、编程、思维等在线教育课程,但接连为孩子报名参加了几家机构的课程后发现,上课体验跟广告宣传相去甚远。”邹先生说。

“钓鱼”营销:低价课程拴住家长

“49元33节课,再包邮送教辅材料”“19元20节课,另享受价值499元大礼包”……为抢夺流量和迅速扩大用户规模,不少在线教育机构频频推出超低价课程,甚至我们手机的朋友圈里,也经常出现9.9元10节课,零元免费课等宣传。吸引用户购课后,课程尚未结束就要求续课或预付课程费。

记者采访一名在线教育的业内人士,他透露,在业内,在线教育和一般的物品营销是完全一样的。“比如之前你在广告中报名了20多元的10节假期课程,我们肯定是想后面长久地稳固住你。”这名业内人士说,单说这20多元的课程,性价比还是极高的,但如果把20多元的课当作在线教育的通行标准,那恐怕就要失望了。最后一节课结束往往是在线家长会,其实就是推销寒假正式课和春季课程,用“两天之内下单有课程赠送”、“本价格只限今天”之类的说辞催促着家长尽快下单。(观海新闻/青岛早报首席记者 孙启孟 记者 钟尚蕾 实习生 贾晓妮)

“烧钱”大战 “金主”不断

去年全国在线教育投资超千亿元

企业竞争加剧、行业内耗严重

近两年间,在线教育获得了“加速发展”,资本市场也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了这里,网络教育成了外卖、共享单车等行业后又一个资本角逐的市场。今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谁在办?怎么管?资本漩涡下的在线教育》一文,揭露了当前在线教育行业在资本助推之下,在线教育企业竞争加剧、行业内耗严重等问题。“教育关系到孩子的未来,而资本角逐的目的在于盈利,这不得不让我们做家长的担心。”市民杜先生提出他的担忧。

营销大战

广告铺天盖地只为抢占市场

在线教育的营销战场上,“烧钱”推销的策略一直被反复刷新。其中猿辅导和学而思在2019年的夏季营销战被称为“载入历史的一战”,因为战况激烈,“猿辅导”一年烧了14.9亿元在营销上。但这一认知很快被颠覆,因为在2020年,这笔钱还不够烧3个月的。越是想砸钱结束“战争”,反而越看不到结束的迹象。

“根据业内的统计,2020年前9个月,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网校三家在广告和销售方面的投放总额约为55亿元,是2019年同期的两倍以上。为了抢夺流量和迅速扩大用户规模,在线教育推出大量低价课程,已成为继电商、游戏之后主流平台的第三大广告主。”青岛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的市场部门负责人徐先生告诉早报记者,去年以来,各在线教育机构在广告上“烧钱”打营销战可谓“不计投入”。徐先生总结,营销战第一轮,就是推广免费课,业内人士都还记得,去年大年二十九各机构连夜筹备,免费提供春季课。结果,猿辅导把开课时间提前到2月3日,紧接着,学而思再次把时间提前到2月1日,所有机构都在争抢更早发布免费课,因为越早吸引到用户,就能越快占领市场。

如今,线上和线下的所有渠道,只要是有可能触及目标用户的地方,都会看到在线教育的广告。无论是刷微信朋友圈、刷抖音、看新闻……在线教育无处不在,到处在提醒你买网课。造成这种人们被广告包围的情况,是每家公司数以亿元计投放的结果。据统计,去年5月份成了各家比拼综艺节目赞助的一个月——跟谁学赞助了《极限挑战》,猿辅导赞助了《最强大脑》,作业帮赞助了《神奇的汉字》,瓜瓜龙赞助了《妻子的浪漫旅行》。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教育行业对综艺的赞助数量增加了2.5倍。为了在用户心中刷存在感,有人做过统计,在2019年暑期,在线教育广告平均每刷10次抖音就会出现一次;到了2020年暑假,每刷5条就能出现一次。

在线下的操作中也是如此,很多的在线课程给出的优惠力度特别大。“有很多特别便宜的课程,比如20元课程,甚至零元课程,他们肯定收不回来本。”有家长说,仅是给寄过来的材料费、快递费的成本就超过收取的费用了。

抢人大战

名校毕业生成重点关注对象

“至少工资待遇高,工作也灵活,虽然无法判断未来,但能攒下人生第一桶金。”2019年从清华大学毕业的小高应聘到一家全国知名的教育培训机构,经过短暂的培训后被分配到青岛,在这家机构的青岛分校任教。她说,目前她带了8个小学班的数学课程,每周要上6天,共16节正式课,还有临时安排的各种体验课、教学活动等,期间要备课、检查学生作业、单独辅导个别学生,回答家长的各种提问,每天晚上也要加班到很晚。“累是累了些,但是我现在一年可以拿到几十万薪水。”小高说,这在和她同级的同学里也是比较高的。

有媒体报道,各大互联网、教育培训巨头以及培训机构新秀在布局应届生招聘时,都将清华北大等名校毕业生作为重点关注对象。2020年3月,字节跳动发布招聘信息表示,为了大力推动教育业务,教育业务招聘超过一万人,其旗下的清北网校在招聘教师岗中明确规定要求清华、北大的毕业生;好未来旗下学而思网校的“千里马计划”从2020年也开始优选清华、北大等优秀毕业生;新东方、作业帮、掌门一对一等在线教育机构的招聘也优选双一流院校及海外名校的毕业生。“总部明确,给清华和北大学生开出的保底年薪基本上是30万至40万元,这已经是应届文科生能在全行业拿到的最高工资水平了。”青岛一家全国知名培训机构的人力资源负责人曹先生说。曹先生告诉早报记者,一方面,培训机构都需要名校毕业生的学历来做宣传,另一方面,对应届毕业生来说,只要能力足够出色,这种“高成就、高回报”的工作,让他们找到了“实现个人价值的舞台”。

资本大战

千亿资金去年投向在线教育

在线教育为什么这么爱“烧钱”?“烧钱”到底烧出了什么?答案是背后的资本运作。据艾瑞咨询统计,2020年资本向在线教育行业累计输送的1034亿元中,80%都流向了头部的5家公司,融资额最高的是猿辅导333亿元。网上也有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在线教育行业用户规模从2016年的1.04亿增长到2020年的4.23亿,市场规模从2016年的2218亿元扩大到2020年预计的5000亿元。

根据资料显示,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融资TOP10项目共拿到462亿元,占全年融资总额的85.67%,获投方分别为猿辅导、作业帮、翼鸥教育、美术宝、爱学习、编程猫、豌豆思维、火花思维等。其中,猿辅导、作业帮两家平台融资总金额高达380.1亿元,占行业全年融资总额的70.48%。

资本的基础属性是逐利,所以它的盈利,处处都体现一个“快”字,这和教育的规律周期、教育的创新周期,以及教育成效所体现出的“慢”字完全相反。“流量、宣传和扩张的优先级,都高于内容的优化和产品的创新。内容上暂时落后,模仿的成本还比较低。但如果失去了市场的话,就意味着只能躺平了出局。”一名业内投资人士说,这就是各家线上教育机构“烧钱”的原因。

说法

选择在线教育

应该因娃而异

国家明确要求,面向中小学生的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但一些在线教育机构通过打折、返现、优惠等方式,诱导家长超期缴费。对资金依赖大,也意味着机构运营可能存在较大风险。近半年来,就有多家线上教育机构“爆雷”:在线英语学习机构“阿卡索外教网”被曝外教教学质量差,迟到、玩手机等现象屡见不鲜,且教学资质认证存疑;“哒哒英语”被指擅自修改课程属性,主修课缩水变身口语课;去年10月,“优胜教育”被曝总部人去楼空,家长退费困难重重,教师薪资也被拖欠;去年12月,“学霸君”被指经营不善、学员申请退款、教师被辞退,众多学生家长求告无门……

“受疫情影响,线下课外培训班遇到各种困难,给在线教育提供了巨大的契机。”青岛理工大学教育心理学副教授刘启辉告诉早报记者,教学活动改至线上,这让在线教育用户的规模快速增长。“在线教育的方式更适合自律的孩子,家长在选择在线教育课程时,最好根据孩子的性格情况而定,尽量参与陪同。”刘启辉表示,由于相关的监管体系尚未建立,在线教育平台几乎没有准入门槛,因此家长在选择课程时要慎重理智,不要把对孩子的学习、复习和监管责任等都寄托在在线教育上,那样很有可能会毁掉孩子原本打好的学习基础。(观海新闻/青岛早报首席记者 孙启孟 记者 钟尚蕾 肖梦婕)

延伸阅读:
23.8K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青报网的作品,版权均属青报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青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青报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 青报网集团 | 青报网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5 SHANGDONG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南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青岛市城河街88号 邮编:656010